消耗 肖皓

#百日肖时钦#Day 33 

说在前面:

民国和古风都自己感觉6666的

莫非我需要转型了吗……

本篇设定:

肖时钦·右相/机械遁甲

刘皓·左相/国师

消耗

肖时钦x刘皓

    嘉世的右相出现的悄无声息,朝堂上的大臣们很多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多了个每日称病不朝的右相,而新任的暴脾气小皇帝似乎也默许了这种行为,故而唯一每日在意着肖时钦分寸动向的也只有刘皓——原本的嘉世左相而已。肖时钦自雷霆转至嘉世不过半年时间就已取得了新皇帝孙翔的信任,虽手中无半点兵权,却一手掌握着整个部队的武器督造,至于孙翔在政务上对他的信任更是不遑多说,原本直接交给刘皓一手处置了去的朝堂琐事愣是一件件捧着去找肖时钦讨教,为此不惜每日拖着千金之体爬午脑殿前长长的石阶。

    若单单是和孙翔处的和谐刘皓也不必刻意提防新出现的右相,不过肖时钦为人温和宽厚,更是见多识广饱读诗书,一手机械之术更是巧夺天工;若是不知便罢,但凡是能穿过午脑殿前重重布阵进入殿内与肖时钦一叙的朝中之臣,莫不对肖时钦青眼有加。近些时日孙翔向午脑殿跑的勤了些,肖时钦这个神秘的右相在朝中声望竟隐隐有超过刘皓之势,这可着实将他的底线撕了个粉碎。

    遑论刘皓为嘉世多年来打下的基础,且看他在嘉世泱泱大国呕心沥血的年数,被肖时钦在短短半年内赶上甚至赶超也足以使他内心血气翻滚,难以自持。因此他看这个右相是及其不顺的,简直堪称眼中钉,巴不得哪日拔除了将他连人带物一起送回雷霆才好;故而肖时钦的午脑殿他去的是绝不少的,有事没事总过去走一圈和肖时钦饮两杯茶,借名共商国事,实则是不计其数的刺探和暗讽。肖时钦倒也独特,全盘接受了不说还温吞地拿了雪水给他沏茶,刘皓那些尖刺就像是扎进了棉花堆里后还消失了身影,梗的他也是着实难受。

    午脑殿在偏殿山顶,嘉世的气候在由夏入秋时多雷暴雨,横亘的紫色闪电几乎是擦着殿顶掠过,连孙翔都看得心惊胆战问小事情需不需要换一件别殿,肖时钦却笑呵呵地说不用,我喜欢在这里看着雷电。孙翔也没多想哦哦地就答应了,刘皓却注意到了肖时钦在雷暴雨时用来实验的机械,更加肯定这人来意不纯。

    这次刘皓打算登殿拜访肖时钦时又赶上了雷雨天,本来闷热的空气被雨水迅速带走了暑气留下一片片似乎要沁入骨髓的凉意。执着雨伞沿台阶慢慢步行上去,本以为能看到肖时钦一贯在门前忙碌的身影,却扑了个空——肖时钦并不在他平时用来做实验的地方,刘皓将伞合起丢给一侧的宫人收着,自己进殿去找肖时钦。嘉世年轻的右相正坐在殿内临窗的一角伸出手接着滑落的雨水,身上明显未来得及换的白色单衣在风中稍稍鼓起,听见刘皓的脚步声他扭头想说些什么,身后却骤然划过一道闪电,随后便是从远处滚滚而来的雷声。

    雷声真可谓是滚滚而来,不知道是不是离云层太近的缘故,声音由远及近的过程带来的耳膜震动都清晰可感,这一声滚雷更是分外绵长,肖时钦静静地看着他也没收回手臂,只是合上了嘴安静地等雷声消散。刘皓解了自己出门前宫女执意要加上的外裘给肖时钦披上,坐在他对面自顾自倒了杯暖茶不再言语。

    “肖某谢过左相关怀。”肖时钦也不拒绝,微微一笑后继续看着窗外时不时掠过的闪电光芒,并不催问刘皓此次的来意;刘皓也乐的多一会清净,执着茶杯撇去浮沫,倒是对下一次滚雷何时来产生了兴趣和隐匿的期待。

    毕竟他们之间的消耗旧日已久且来日方长,双方都不是急于一时的人,又何苦在这还算清宁的雨夜讨那一分不快呢?

评论(9)
热度(22)

© 一座小小的墓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