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林 肖王

#百日肖时钦#Day 36 

说在前面:

诶嘿终于肝出来了……这就是荣耀大陆那个设定的正文哦:)因为杰西卡和小事情的年龄差刚开始会偏向于介绍杰西卡,但是语境中会有小事情出没请注意!

cp肖时钦x王杰希

Chapter  1

    对于一个不大的魔法师系族来说,一个新成员的加入是值得所有人为之满上一杯茴香酒的大事,不管是哪两位爱的结晶还是从外面吸收进来的流浪已久的彷徨者,都是对本身实力的极大增强。但对于这些新成员来说,相较于他们的带来的价值,印象更清晰的往往是每一个成员表现出的爱与包容,以及家的温暖。

    说来讽刺,即使在魔法构造出的世界文明已经快要达到顶峰的今日,那些并无天分修习魔法的普通人对魔法师的印象却还是冷酷无情的,裹在一袭长袍中高高在上的统治者。这种误解的形成一方面是由于现今存在的几大势力都是由血腥的征伐而统一,另一方面便是魔法师这种圈地自治避世不出的态度,尽管一部分人仍在如今的统治阶级中身居高位,但这些人也大多是性格乖戾或者手腕铁血——并无正面影响。

    王杰希刚出生的时候双眼是对称的(在新历开始的那一天他才换上肖时钦帮他改造的另一只眼球,拥有了一只眼睛略大的,算不上英俊帅气的外形),并且刚出生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抱着他的母亲;那位如每一个平凡的母亲一般伟大的女性忍住撕裂的疼痛,对着自己的孩子露出一个温柔而满溢爱意的笑容,随后思虑了一下没有去够自己的魔杖,只是用手指在王杰希额头正上方搓了两下。这点魔力基本什么也做不了,只够摩擦出一道小小的光线,并在末尾缀上一颗小小的五角星。归功于他强大的记忆力,多年后王杰希仍能回忆起这个场面,而当他满怀温柔地叙述时,肖时钦仿佛能从他完好地那只眼睛里读出倒映的星光,和他所不懂的那种名为母爱的情感。这个时候他不可避免地有些失落,就伸出双臂去从背后抱住王杰希,呼吸他因坐姿微微下凹的蝴蝶骨间灰烬的味道。

    可惜世纪前年幼的王杰希还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地抬手握住了母亲的手指要她再变一次,然后自己也搓起了手指,玩到兴头还咿呀两声带着奶音的吟哦,举起手来给他母亲看。

    孩子的指尖划过了非常微弱的火星。

    彼时王杰希的父亲刚刚从门外走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都感受到对方眼中挥之不去的惊讶和欣慰,如此强烈的天生魔力和模仿能力,都昭示着这不会是个普通的孩子。于是他们急匆匆地抱着这个孩子去找了当时族里唯一的预言师方士谦,方士谦听后很是好奇地抱着王杰希逗了好半天——期间还因为手指太欠被王杰希咬了一口——最后才把王杰希交还给他的父母,然后走到满墙的书架前开始查阅古籍,又望了望天。

    “没问题,这孩子以后会有大作为的。”方士谦笑眯眯地对着两位爱子心切的父母保证,然后又是好一通的举证才终于送走了两人。等房间里安静下来之后方士谦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屋外蓝的泛出灰色的天空,有些苦涩地叹了口气将手中那本古籍两页粘连的纸撵开摊平,却根本没去看那上面写的字迹就将它背诵了出来。

    “被命运选中的人

      永远不会听从于命运

      正像鸟笼里受伤的雄鹰

      鹰伤好而振翅

      却从不回头看鸟笼”

    这里的藏书再浩瀚再繁杂,方士谦也有信心将他们的内容大致复述,然而这一切却并不是他天赋异秉,仅仅是靠着岁月的累积和无数次的事故让他不得不将这些铭刻于胸腔中。预知未来什么的只要有些脑子的人就知道那不过是无稽之谈,所谓预言师,只是将未来可能的走向根据前人积累的经验和自己的牺牲做出不准确地预判,而这结果可能还随时间改变而变动。

    唯一不变的是一条类似诅咒似的定则:预言师所看到的关于自己的将来,如若是负面和消极的结果,则必定不会改变。

    背着手长长叹了口气,方士谦开始收拾自己桌子上摊开的偌大一片书籍和文物,那本似乎昭示着他们未来的古籍也被看似随意地拜访回原来的位置,连带着预言师拖延这一份信息曝光的心思被重新锁回额厚重的书架。

    至少我并没有骗那对夫妻。方士谦这么想着自我安慰,毕竟王杰希的未来确实是一片坦途星光闪烁,然而他给身边人和给世界带来的会是什么……不可预知。

评论
热度(13)

© 一座小小的墓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