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风雨声》叶肖/孙肖番外 九重宫阙[2

 #百日肖时钦#Day 58 

说在前面:

不要再提醒我我百日之前挖的坑了我是不会填的。

会死的。港真

继续安利夜来风雨声——


——————


九重宫阙(2)


    加入轮回后孙翔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能忘,在他解决了这一切后他要去找他的小事情,哪怕是得到他的一句死讯,也值得了孙翔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唇舌间默念一遍那个稍微有些拗口的名字。

    江波涛很照顾他,轮回的朝堂上也没什么人针对他,虽然传来的目光不那么友善,孙翔只当没看见地垂下眼睛肃立着,直到有一天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刻的声音将他从那种不思考不听不去看的状态中唤醒——或者说惊醒。

    “肖——”脱口而出的半声姓名立刻被孙翔完整吞下去,即便如此还是招来了很多异样的目光,孙翔狠狠地环视一周瞪回去,随后将目光紧紧锁定在跪自己身旁朝堂正中的人,几个月没间他似乎更加消瘦,这次没有厚重的朝服阻挡,看上去脆弱的岌岌可危,然而他的后背永远是挺直的,面上的表情就像孙翔第一次看到肖时钦一样平淡而坚毅。

    江波涛没有接受他的要求,不阻拦他的离去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宽容,肖时钦似乎并不意外这样的拒绝,并没有扭头看孙翔甚至没有特别的反应,站起身理了下衣服继续那样面无表情地向外走,似乎即便是被通缉追杀悬赏乃至飘零天涯都与他无关。

    孙翔攥紧自己的拳头,上朝时不允许携带任何兵器,但是当日沾染上血液温度的却邪的触感似乎仍在掌中,他想起自己的那个梦,想起肖时钦就那么从九重宫阙最高的殿顶上跌落,背影在他的视线中被风扬起衣角,轻盈飘逸地不似人间。恐惧感瞬间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房,孙翔的瞳孔猛的缩了一下,本能般地伸手拽住了身边人垂在身边的手。

    被阻挡了步伐的肖时钦扭过头,顿了一下低头掩去眸中复杂的情感对着孙翔淡淡一笑,微微发力准备继续向外走,两人的体能差距却在这时候清晰地体现了出来。孙翔固执地握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咬了咬牙迎着满堂的窃窃私语和戳点脊梁骨的手势抬起头语调鉴定:

    我孙翔以性命担保,肖时钦绝不会背叛轮回!

    肖时钦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凉,孙翔只当他是激动过度反手握住了他的手十指交握传递着自己的温度,转身沉声安慰:“别担心,交给我。”

    身边的人沉默了很久却没有拒绝他的动作,孙翔执着地与看上去有些恼怒的江波涛对视,内心却为这种无声的默许接近狂喜了一波。在江波涛做出决定之前肖时钦无声地碰了碰他的掌心,轻轻在他身后说了一声好。

    孙翔明白自己完了,他能想象到这时肖时钦脸上那种他特有的温柔的笑,同时也深刻认识到自己愿意为了这样的一个笑容献上多少。

    之后一切都像是恢复了原状,肖时钦的新职务依然忙忙碌碌,虽然接触不到太多的政治却仍是个不小的官职。江波涛在统筹和利用所有人的效率方面做的出类拔萃,尽管孙翔再心疼肖时钦却也找不到理由减轻肖时钦的负担。不过所幸肖时钦似乎十分适应这样的生活,在每天孙翔来的时候还能抽空为他做点什么小吃,反倒是孙翔自己的住处变得空有其名,连看门的士兵都只能见到他匆匆的背影。

    江波涛和孙翔谈过很多次,目光中全是担忧——不仅是孙翔,更是整个轮回。周泽楷也曾很多次给孙翔的批复下多了那么一两句叫他提防肖时钦,却全被孙翔当作了垫桌脚的材料。时日一长所有人都适应了这种境况的存在,孙翔更是比刚来轮回时小小胖了一圈。

    直到那次疯狂的水灾,和轮回的大势不复。


评论
热度(19)
  1. 停云一座小小的墓碑 转载了此文字
    孙翔视角,小事情的故事永不落幕。即使人生艰难,也不能辜负帮忙写番外的姑娘~

© 一座小小的墓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