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不会起码肉还肾虚真是压力山大

说在前面:

啊。标题还不够清晰吗。

——————

    刘皓有个不大不小的习惯,家里没人的时候他就穿一层单衣把空调温度开到刚合适,然后在沙发上的一堆靠垫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窝着,看电视看到睡着然后抱成一团。窝着的姿势不但不适合呼吸还压迫颈椎,郑轩见一次纠正一次,然而还是没有什么用,后来干脆见到他窝着就拎起来抱怀里,也算是从侧面扳扳这个毛病。

    呼啸客场对蓝雨还是输了,虽然不是太过难堪的分,刘皓还是不甘心的很,下了场也没等蓝雨的新闻发布会结束直接就打了车跑到郑轩在G市租的小公寓,拿钥匙开门熟门熟路地把鞋蹬掉一路就开始脱衣服,一把拉上窗帘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个T恤套上就窝上了沙发,电视机打开是上次关掉时正在播放的电竞频道,刘皓只看了一眼就切到了毫无意思的新闻频道,盯着电视屏幕好一会后慢慢睡了过去。

    刘皓是被身上传来的压迫感弄醒的,睁开眼就看到眼前黑乎乎一个脑袋,脖颈的位置还有潮湿的热气喷在上面,要不是知道郑轩绝对会嫌麻烦不养狗,他差点以为怀里趴了一只巨型金毛。眨了眨刚睡醒还有点模糊的眼睛,刘皓撇撇嘴推了郑轩的肩一下:“阿轩快起来,你重死了。”

    “不要。”郑轩的声音因为声波传递不开的关系显得有点沉闷,整个人半截身子耷拉在沙发下面只是抱着刘皓挤在他两腿之间,手搭在刘皓因为身体下滑衣服皱起露出的一小截腰上。一如既往懒洋洋的回应今天听的刘皓心下又是一阵烦躁,他抬起腿踹了踹郑轩的小腿:“起来!”

    郑轩这次干脆不应声了,就那么死乞白赖地趴在那,虽然刘皓比他高几公分,可是面对这种姿势他还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输了比赛的火气在心里乱撞,再出口时声音都变得尖锐了起来:“郑轩你是打赢了比赛横起来了是吧?你以为谁稀罕你!我告诉你,我——”

    “嗯?”郑轩毫无干劲地应了一声,随后终于肯抬起头来看着刘皓,无奈地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宝宝别闹……打比赛好累的,压力山大。”

    你累个毛噢?!刘皓怒目而视,装就不能装得像一点吗?手在往哪里去啊?

    “不管。你起来,赢家去做夜宵。”抓住郑轩的手,刘皓本来想抬腿踹他腰一脚,却发现大腿根正巧卡在人的腰上,反倒是自己脸红了起来,随后恼羞成怒地试图推开人。

    “宝宝你不累吗……”郑轩舔了舔脸侧枕着的那一小块肩膀,将被刘皓抓着的手调整成十指交握,仍然是一脸懒洋洋地样子另一手却趁机从宽松的T恤下摆溜了进去握住刘皓的腰轻轻掐,“那我们来干点别的吧。”

    刘皓瞪了郑轩十几秒,随后别过头去:“要做快做废话少说。”

    “好好好,宝宝说什么就是什么。”郑轩亲了亲刘皓的脸,随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对了宝宝,今天不要漏出来哦?沙发收拾起来很麻烦的。”

    干!谁说的蓝雨只有喻文州心脏!

评论(2)
热度(30)

© 一座小小的墓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