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风雨声》叶肖/孙肖番外 九重宫阙[4

#百日肖时钦#Day 71

说在前面:

九重宫阙这就完结啦。

虐的自己晚饭没有吃好,这对的结局太过残忍,在写到一半时我停笔很久无法继续。

毕竟是那么温柔真诚的一对……

字数锐减,全篇番外4700左右。

寄刀片请走@停云

——————

    不见,就能忘却了吧。

    孙翔不是个傻人,但是他有自己的执着。他执着地避开了一切和肖时钦有关的东西:不喜欢机械,不喜欢甜食,不去听王城传来的消息,乃至对所谓的帝驾避而不见。轮回上下都感觉到孙翔变了,他开始认真过目每一桩呈上的事项,开始和江波涛商讨那些大事,开始变得内敛,学会变通,控制脾气……

    所有人都觉得未来一片光明和谐的时候,轮回举起了反旗,强攻江城。

    “我认为此事无需三思。”孙翔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个圈,面色平静地对着江波涛,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江波涛有些复杂地看着面前的青年,最终叹了口气。

    因为我每时每刻都在想这件事,尽管我不想承认。江波涛是个心智通灵几近读心的人,孙翔对他也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他轻而易举地看穿了孙翔内心的想法,同时也不能压制自己内心深处那一片一直被刻意压制的地方尖啸着的意愿,于是他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平淡地拂去那些阴霾。

    “深以为然。”

    于是三日围城,一日血战,尸堆成山,赤色蔽日,千里无人,哀啼鸣天,最后终化作一城白衣,一袭淡青,一封朱信,和一双冰凉的手。

    这天下的梦醒了,他们的梦也醒了。

    “这时候的肖时钦在想什么呢?”孙翔一边思考着一边想伸手拉住肖时钦的手,又惧怕那种没有生命的温度,有些胆怯地收了回来,“又忘了……这时候的小事情已经不能思考了吧……”

    肖时钦的袖口突然洇出一点深色,孙翔猛地从沉思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慌张地将那只手小心地放回原位,又仔细注意着不让泪水染湿棺木内的物事,小心地合上了棺盖,常年练武的手有丁点的颤抖。

    “不用强行去做你不想做的事,这不像你。”

    “回陛下,臣在。”

    “你可以更自由一点。”

    恍惚孙翔听到肖时钦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仍旧是属于那个人一贯的冷静理智和包容,他听到他一字一句地念着那封书信上的每一句话,念到最后声音里带着笑意和解脱:“前尘旧事,以此为终。”

    天下起了雪,江南之地柔和而水润,却被满地的鲜血和硝烟遮去了姣好的容颜。没有人打搅此刻的平静,不论是曾经的旧部还是如今生死未卜的一方百姓,都不愿打搅这一片上天赐予的纯白。戴妍琦也只是沉默地抬头看了看天空,最终站在原地看着面前阴阳相隔的二人,拽着裙角无声垂泪。

    孙翔终究不是稳重隐忍的人,即便能小心地控制着力度不至于损坏了那人最后的东西,也控制不住眼中的酸涩,泣不成声。

    肖时钦,你心中厚重朱墙护住的那一方宫阙,究竟是否有过我的一丝痕迹?






END.

评论(3)
热度(15)

© 一座小小的墓碑 | Powered by LOFTER